<em id="lj1v3"><b id="lj1v3"></b></em>

    <i id="lj1v3"></i>

        <i id="lj1v3"><b id="lj1v3"><progress id="lj1v3"></progress></b></i>

        <video id="lj1v3"></video>
        <video id="lj1v3"></video>

                    <i id="lj1v3"><ol id="lj1v3"><progress id="lj1v3"></progress></ol></i>
                    其他數據論文 II 區論文(已發表) ? 版本 ZH3 Vol 6 (1) 2021
                    下載
                    華南板塊古生代維管植物數據集
                    A dataset of Paleozoic vascular plants from the South China Block
                    ?>>
                    : 2020 - 05 - 12
                    : 2021 - 03 - 03
                    : 2020 - 11 - 30
                    : 2021 - 03 - 29
                    极速快三
                    1109 6 0
                    摘要&關鍵詞
                    摘要:陸生維管植物在古生代中期的起源和輻射演化對地球環境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古生代期間,華南板塊位于低緯度地區,與其他古大陸相對隔離,維管植物的多樣性高,且面貌獨特。本數據集共享了華南古生代維管植物的分類單元名錄、大植物–孢粉化石產出的地理和地層分布信息,以及421種植物的營養或繁殖器官形態學數據(包括莖軸直徑、孢子囊、葉片的測量值,以及基于二元性狀對植物進行編碼的數據矩陣)。作為重要的證據,這些數據可用于探討古生代維管植物在低緯度地區的屬種多樣性和表型演化模式,以及它們在不同板塊之間的擴散和遷移等植物地理學問題。
                    關鍵詞:華南板塊;古生代;維管植物;分類單元多樣性;形態演化
                    Abstract & Keywords
                    Abstract:?The origination and radiation of vascular plants during the middle Paleozoic had a profound impact on the Earth’s environment. During the Paleozoic, the South China Block was located in a low-latitude area and was relatively isolated from other paleocontinents, and the supported floras were highly diversified and unique in appearance. The dataset in this paper shares a taxon list, the geographic and stratigraphic distribution information of the macro- and microfossil plants from the Paleozoic deposits of the South China Block, and morphological data of vegetative and/or reproductive organs of 421 vascular plants (including stem diameter, sporangium and leaf measurements, and data matrices for numerous binary morphological characters). As an important source of evidence, these data can be used to explore the taxon diversity and morphological evolution of vascular plants in a low-latitude zone during the Paleozoic and to study some phytogeographical issues such as plant dispersal and migration among different plates.
                    Keywords:?South China Block;?Paleozoic;?vascular plants;?taxon diversity;?morphological evolution
                    數據庫(集)基本信息簡介
                    數據庫(集)名稱華南板塊古生代維管植物數據集
                    數據作者熊聰慧、黃璞、王德明、薛進莊
                    數據通信作者薛進莊(pkuxue@pku.edu.cn)
                    數據時間范圍1919–2018年
                    地理區域華南板塊
                    數據量692 KB
                    數據格式*.docx, *. xlsx
                    數據服務系統網址http://www.dx.doi.org/10.11922/sciencedb.j00001.00068
                    基金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41802008、41722201)
                    數據庫(集)組成本數據集包括3個部分:(1)華南古生代維管植物大化石、孢粉的分類單元數據集:名錄(包括相似種和不定種等)、產地、層位、植物大化石分類位置,以及華南特有屬的名錄;(2)華南志留紀至泥盆紀維管植物的性狀數據集:連續形態學性狀(包括莖軸直徑、孢子囊、葉片)的測量值,以及66種植物、36個二元形態學性狀的編碼矩陣;(3)華南古生代95種單葉、218種復葉的葉形態編碼矩陣(分別以96個、103個離散的二元形態學性狀對化石葉片進行編碼)。
                    Dataset Profile
                    TitleA dataset of Paleozoic vascular plants from the South China Block
                    Data authorsXIONG Conghui, HUANG Pu, WANG Deming, XUE Jinzhuang
                    Data corresponding authorXUE Jinzhuang (pkuxue@pku.edu.cn)
                    Time range1919–2018
                    Geographical scopeSouth China Block
                    Data volume692 KB
                    Data format*.docx; *.xlsx
                    Data service system<http://www.dx.doi.org/10.11922/sciencedb.j00001.00068>
                    Sources of funding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41802008, 41722201)
                    Dataset compositionThe dataset consists of 3 parts: (1) taxon data of macro- and microfossil record of the Paleozoic vascular plants from South China: a list of taxonomic names (including species with open nomenclature such as sp., aff., cf., etc.), fossil localities, stratigraphy, classification, and a list of endemic genera; (2) data of morphological traits of vascular plants from the Silurian to Devonian of South China: measured values of key morphological traits (including stem diameter, and measurements of sporangia and leaves) and a data matrix comprising 36 binary characters across 66 plants; (3) the leaf morphology coding matrix of 95 single leaves and 218 compound leaves in the Paleozoic of South China (fossil leaves encoded by 96 and 103 discrete binary morphological characters, respectively).
                    引 言
                    陸地植物的起源和演化是生命演化史中影響深遠的重大事件[1,2,3,4]。維管植物是現生陸地植物中占主導地位的一大支系,它們在志留紀、泥盆紀的爆發式輻射,被認為是可與寒武紀海洋動物大爆發相比擬的陸地事件[2-3]。早泥盆世以及之前的維管植物形體較小、且形態簡單[3],至中、晚泥盆世,高大的植物出現,逐漸形成森林生態系統[5,6,7]。植物的登陸及早期陸地植被的發展對地球環境產生了一系列影響,如古生代中后期大氣二氧化碳濃度的降低、大陸風化作用的加強、土壤類型的多樣化以及河流海岸地貌穩定性的增加等,都被認為與植物登陸產生的效應有關[7,8,9]。
                    華南板塊古生代的沉積地層中保存有大量精美的植物化石,記錄了維管植物在這一時期的演化歷程,為人們研究早期植物對陸地生境的占領和塑造提供了豐富的資料。例如,早泥盆世出現最古老的大型葉植物始葉蕨(Eophyllophyton)以及大量工蕨類及少量石松類等,中泥盆世植物群具石松類和原始真葉植物等,晚泥盆世植物群富含前裸子植物、石松植物、真蕨植物、楔葉植物和最早的種子植物等,這些植物群含有豐富的地方性屬種[3,10,11,12]。石炭紀早期,植物群以石松植物、真蕨植物和楔葉植物為主,含有較多世界性分布的分子[10]。石炭紀中晚期至早二疊世早期,由于海侵的影響,華南維管植物化石記錄稀少。早二疊世晚期至晚二疊世,植物類群迅速演化,以石松植物、真蕨植物、楔葉植物、種子蕨類及一定數量的裸子植物為代表。其中,華南地區尤以出現獨特的大羽羊齒類為顯著特征[10,13]。作為重要的證據,華南古生代的化石材料可用于探討維管植物在一個相對隔離的低緯度地區的宏演化模式,以及它們在不同板塊之間的擴散和遷移等植物地理學問題,也有助于探討植物登陸對地球系統的影響。
                    對生物宏演化的研究被認為是未來古生物學發展的戰略重點之一,其主要的研究手段——定量古生物學是近年的研究熱點[14,15,16]。以往的研究顯示,區域性古生物類群多樣性的詳細研究,對區域生態環境變化、生物與環境的相互作用具有重要的指示意義[17-18]。古生代期間,華南板塊位于低緯度地區,大多為熱帶—亞熱帶潮濕氣候,與其他古大陸相對隔離,地層學和分類學研究充分,多數植物形態特征較為完整,非常適合開展區域性的多樣性研究;大量地方性屬種的存在,使之呈現出很多有別于全球其他地區的、獨特的宏演化特征(圖1,改自文獻[19])。


                    圖1 ? 志留紀至二疊紀的維管植物、古地理及大氣演化(改自文獻[19])
                    A,早泥盆世(左)、早石炭世(中)和晚二疊世(右)的古植物地理分區。B,華南及其他地區維管植物的多樣性變化。C,代表性的植物類型及高度。D,大氣CO2濃度的變化與華南維管植物葉片的形態多樣性,以及華南代表性葉片的形態。
                    生物宏演化的研究主要包括兩類指標:分類單元多樣性(Taxonomic Diversity)和形態多樣性(Morphological Diversity)。前者用于測算在特定時間間隔或地理范圍內不同級別(如種、屬、科以及其他級別)的分類單元數目的變化[20],也包括新生率、滅絕率、更替率等多個指標。后者也被稱為形態歧異度(Morphological Disparity),關注表型(生物大小、形態和復雜度等)在形態空間中的變化量[16,21]。古生代期間植物類群大量出現,并通過表型的演化與地表環境進行相互作用,因此對古生代維管植物形態多樣性的研究尤為重要。
                    本數據集匯編了華南板塊古生代維管植物的分類單元,以及一系列形態學性狀的數據,包括3個部分:(1)古生代維管植物大化石、孢粉分類單元多樣性數據集:化石名錄、產地、層位、植物大化石分類位置,以及華南特有屬名錄;(2)華南志留紀、泥盆紀維管植物的性狀數據集:108種植物的莖軸直徑、孢子囊大小和葉片大小的測量值,以及依據36個二元性狀、對66種植物進行編碼建立的數據矩陣;(3)華南古生代95種單葉、218種復葉的葉形態編碼矩陣(分別以96個、103個形態特征對化石葉片進行編碼)。本數據集是開展古生代植物分類單元多樣性、形態多樣性宏演化模式的重要基礎,對探討植物表型性狀與地球環境相互作用的研究也有重要參考價值。
                    1 ? 數據采集和處理方法
                    1.1 ? 數據采集
                    自丁文江[22]對云南、浙江等地泥盆紀地層和化石開展工作以后,一些國外學者及斯行健、李星學等對華南古生代的植物化石進行了一系列重要研究[23,24,25]。此后的百余年來,幾代古植物學家對華南古生代植物的系統研究積累了豐富的資料。據統計,截至2018年,已發表的涉及華南古生代維管植物及相關地層的論文和專著近500篇(部)?!吨袊派参铩?sup>[26]系統總結了之前的工作。此后,涉及華南古生代植物化石及相關地層研究的論著大幅增加[3,10,27,28,29,30,31]。這些已發表的文獻對大量植物化石進行了系統描述,或對植物群的地層分布進行了詳細研究。本數據集即是基于1919–2018年期間已發表的文獻匯編而成。
                    本數據集的建設工作歷時十年,是一個逐漸完善的過程。第一作者、第二作者攻讀碩士、博士學位期間,收集、整理了部分數據[29,30,31]。研究團隊對數據的一些分析結果,已相繼在4篇期刊論文發表[12,19,32-33]。這4篇論文的原始數據文件均以附屬材料的形式在期刊網站上提供了鏈接,供讀者下載閱覽、再使用。但是,文獻[32]的附屬材料鏈接已經失效。工作過程中,我們深感很有必要將這些數據整合、形成統一的數據集,以便分享給更多的研究者使用,推動相關研究的深入。因此在本文中,我們將上述4篇期刊論文中的數據,進行了整合,劃分為三個部分(子集),構成更完整的華南板塊古生代維管植物數據集。
                    1.2 ? 數據處理方法
                    數據集的第一部分,即華南古生代植物大化石、孢粉化石分類單元多樣性數據,依據近500篇(部)文獻中提供的化石屬種及其地層時代、剖面地理位置、以及圖版信息等匯編而成。主要根據文獻[3]和原作者意見,將植物大化石屬種歸入具體的綱、目級單元。根據華南的植物大化石屬是否在全球同期其他陸塊出現,將其鑒定為地方性分子或廣布性分子。研究圖版較少或暫時不清楚,或鑒定可能有誤的屬種,以及一些不能明確歸入具體物種的相似種和不定種等,均包含在本數據中,力求完整地、最大程度地反映華南地區古生代植物化石記錄。為研究華南古生代維管植物分類單元的多樣性變化型式,我們首先依據生物地層學的最新進展,將化石屬種劃分入不同的時段;一般以期為單位,如早泥盆世布拉格期、埃姆斯期等,但在一些情況下,對期又進行了細分。其次,基于所統計的屬種和剖面、產地數目,計算每個時段的多個定量指標,包括:每剖面物種豐度和每百萬年平均物種豐度、屬種新生率(新生屬種數目/總數)和滅絕率(滅絕屬種數目/總數)、每百萬年成種率和每百萬年物種滅絕率(方法參見文獻[12,32])。
                    數據集的第二部分,即華南志留紀、泥盆紀維管植物的形態學性狀數據,以兩種方法采集數據:其一,從已發表文獻中匯編了108種植物的可測量形態學性狀,包括這些植物的莖軸最大直徑、孢子囊大小和葉片大小的測量值;其二,依據36個二元性狀(離散的形態學性狀),對66種華南維管植物進行編碼,形成數據矩陣。這些性狀是植物生長和發育的重要指標,與植物生理和生態演化密切相關,可用于研究植物表型的宏演化。研究方法參考文獻[33]。
                    數據集的第三部分,即華南古生代95種單葉、218種復葉的多維形態學數據集。分別以96個、103個性狀特征對這些單葉、復葉進行編碼,建立了單葉、復葉的多維形態學數據集。通過研究葉片(數據點)在多維形態空間的分布特征以及占據模式,對葉片的形態變異度(Morphological Disparity)進行了定量刻畫,并計算了不同時段的葉片形態變異的范圍總和、方差總和、平均不相似度等變異度指標,分析了葉片變異度與植物屬種多樣性之間的動態關系。研究方法詳見文獻[19]。
                    2 ? 數據樣本描述
                    2.1 ? 華南古生代維管植物的分類單元多樣性
                    華南志留紀至二疊紀植物的分類單元詳細名錄參見本數據集附件1,包含:華南志留紀至石炭紀巴什基爾期的植物大化石(約167屬、448種)和孢粉屬種(約257屬、1724種),及其剖面、地層數據,所研究時代被劃分為15個時段(附件1第一部分,為文獻[12]的附屬材料Table S1和Text S1,可在PLoS ONE期刊網站免費下載:https://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075706);華南早二疊世至晚二疊世的植物大化石(約152屬、520種)和孢粉屬種(約175屬、589種),及其剖面、地層數據,所研究時代被劃分為4個時段(附件1第二部分,為文獻[32]的附屬材料,但目前其網址鏈接已失效,數據已無法下載)。石炭紀中晚期至早二疊世早期,由于海侵的影響,華南陸相地層不發育,維管植物化石記錄稀少,因此未包含在數據集中。
                    分類單元的多樣性分析顯示,華南志留紀至石炭紀維管植物的多樣性演化可分為4個階段,即蘭多維列世至艾菲爾期、艾菲爾期至法門早期、法門早期至杜內晚期和杜內晚期至巴什基爾期,每一階段變化均呈低谷?高峰?低谷型式(圖2)。植物化石屬種分異度及每百萬年種平均分異度在每個階段均有一次輻射,分別發生在布拉格期、吉維特期、法門晚期和維憲期,同時幅度整體遞增,種多樣性和每百萬年孢粉種平均分異度尤其顯著(圖2A)。早二疊世晚期至晚二疊世早期,植物化石屬種多樣性持續增長,吳家坪期至長興期下降明顯。整體上,植物大化石多樣性在早三疊世印度期降至最低,但孢粉多樣性稍有回升(圖2B)。由二疊紀沃德期至早三疊世印度期,植物大化石屬滅絕率持續上升,新生率持續下降,更替顯著(圖2C)。二疊紀–三疊紀之交的生物大滅絕事件對海洋生物造成了巨大的影響,但陸生植物在這一事件期間是否存在大滅絕,仍存在很大爭議[34,35,36]。我們目前對華南古生代化石記錄的收錄較為完善,但對三疊紀早期的化石數據僅做了初步收集,因此這一部分在本數據集中未列出。


                    圖2 ? 華南志留紀至石炭紀早中期、二疊紀至三疊紀早期維管植物多樣性演變(改自文獻[12,32])
                    A,志留紀至石炭紀早中期植物大化石、孢粉屬種多樣性、每百萬年物種平均豐度、剖面數目及每剖面物種豐度。B,二疊紀至三疊紀早期植物大化石、孢粉化石屬種多樣性。C, 二疊紀至三疊紀早期植物大化石屬滅絕率、新生率和更替率變化??s寫:Ll–W,蘭多維列世至文洛克世;Ld–Pd,羅德洛世至普里道利世;Lc,洛霍考夫期;Pr,布拉格期;Em,埃姆斯期;Ef,艾菲爾期;G,吉維特期;Fr,弗拉期;Fm1法門早期;Fm2,法門晚期;T1,杜內早期;T2,杜內晚期;V,維憲期;S,謝爾普霍夫期;B,巴什基爾期;As–Ar,阿瑟爾期至亞丁斯克期;Ku–Ro,空谷期至羅德期;Wo–Ca,沃德期至卡匹敦期;Wu,吳家坪期;Ch,長興期;I,印度期;O,奧倫尼克期。
                    2.2 ? 華南志留紀至泥盆紀維管植物的形態演化
                    華南志留紀至泥盆紀植物的定量形態學數據涉及81屬108種植物,包括志留紀1屬1種,早泥盆世36屬52種,中泥盆世14屬14種,晚泥盆世27屬41種。數據中包含了絕大多數植物的最大莖軸直徑、孢子囊大小,以及大部分真葉植物和石松植物的葉片長度、寬度,這些數據為連續的測量值。另外,依據36個離散的二元形態學性狀,對早泥盆世30種、中泥盆世11種、晚泥盆世25種植物進行了編碼,形成數據矩陣(附件2,為文獻[33]的附屬材料Appendix 5、6、7,可在Elsevier網站下載,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0012825217306591)。代表性特征如:莖軸是否具等二叉分枝(是,即編碼為1;否,即編碼為0)、螺旋分枝、輪狀分枝等;幼葉是否拳卷、是否具有小型葉、是否具有二叉分枝的羽狀末端器官或葉片等;是否具有紡錘形或長橢圓形等形狀的孢子囊;孢子囊是否兩側或放射狀排列等。
                    對連續和離散的形態學性狀進行研究,可揭示華南板塊維管植物表型宏演化的規律。例如,維管植物孢子囊的大小變異在泥盆紀早期達到最大值,而在中、晚期萎縮,體現為早期爆發模式(“Early Burst Pattern”;圖3);而植物營養器官的定量特征如莖軸寬度和葉片大小、以及基于36個特征的形態多樣性(以表型不相似度表示)自泥盆紀早期逐步遞增,至晚期達到峰值,表現為階段性演化模式(“Stepwise Evolution”)。植物表型的宏演化,反映了它們在登陸進程中在陸地生境的擴展和生態適應過程[33]。


                    圖3 ? 華南志留紀、泥盆紀維管植物孢子囊大小的演化(改自文獻[33])
                    2.3 ? 華南古生代維管植物葉片的形態演化
                    華南古生代維管植物葉片的形態演化數據包括:基于96個二元形態學特征對95種單葉進行編碼形成的矩陣,以及基于103個二元形態學特征對218種復葉進行編碼形成矩陣(附件3,為文獻[19]的附屬材料Appendix A,可在Elsevier網站下載,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0012825215300027)。這些葉片化石記錄被劃分為早—中泥盆世、晚泥盆世、密西西比亞紀、賓夕法尼亞亞紀、羅德期—沃德期、卡匹敦期—樂平期6個時段。葉片的形態學性狀詳見附件3,包括單葉的整體特征(性狀[S1]–[S73])、復葉的整體特征([C1]–[C80])、單葉或者復葉小羽片的葉脈特征([V1]–[V23])。
                    對數據矩陣的分析顯示,在維管植物演化的第一階段(泥盆紀至石炭紀早期),單葉的變異度初步增加,復葉的變異度在石炭紀早期達到峰值(圖4);期間,伴隨著植物維管系統、生殖結構的急劇分化,灌木、藤本、草本、喬木等各種構型出現。從石炭紀晚期到二疊紀,是維管植物演化的第二階段,期間,單葉的變異度進一步擴大,而復葉的變異度不再增大,但在形態空間的占據位置上發生平移(圖4);此過程伴隨著濕地群落在華南的逐漸恢復和繁盛,木賊類、大羽羊齒類,以及松柏、銀杏、蘇鐵等現代類群的古老祖先在華南地區出現。維管植物在泥盆紀演化出的一些葉片形態,一直持續至古生代末(并延續至現代),反映出這些形態在進化上的保守性。


                    圖4 ? 華南古生代單葉(A–C)、復葉(D–F)的形態空間占據及演化模式(改自文獻[33])
                    對數據矩陣進行主成分分析,利用主成分軸1–3(PCo1-3)構建二維的形態空間投影。
                    3 ? 數據質量控制和評估
                    在對華南古生代維管植物的分類單元和形態多樣性數據匯編時,出現以下幾方面影響因素:第一,由于化石埋藏的影響,目前所獲得的植物化石標本肯定只能代表當時植被的一部分。第二,部分地層的研究程度較低,因此產出的植物屬種相應也較少。第三,原始描述文獻中,對一些化石的鑒定、描述和分類有待完善(或校對),部分原始文獻的圖版不清楚、建立的屬種有效性有待考證。本數據集首先盡可能齊全地收集了華南古生代維管植物大化石、孢粉化石的名錄,以及它們的產地和地層信息,力求最大程度地反映以往的研究程度,以及所記載的最大可能多樣性。其次,通過對不同時代植物化石產地和地層進行詳細梳理,評價并篩選研究程度較高、有清晰圖版支撐的植物大化石名錄,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匯編了志留紀、泥盆紀維管植物的性狀數據和古生代單葉、復葉的多維形態學數據集。另外,在對化石多樣性進行分析時,采用稀疏標準化方法,在研究程度或采樣強度較為一致的基礎上,對不同時段的多樣性進行比較。
                    對植物化石分類單元的統計、分析工作并不是一勞永逸的,而是應該隨著化石采集、研究程度的深入,持續更新。而植物的形態多樣性,更多體現的是一個特定時段中植物可測量性狀或離散性狀所反映出的表型復雜程度,受采樣的影響程度較小。因此,分類單元和形態學數據的相互結合,可促進我們更深入地認識維管植物在古生代期間的演化。
                    4 ? 數據價值
                    本數據集共享了華南古生代維管植物大化石、孢粉化石的分類單元名錄、產地及地層分布信息,以及421種植物的形態學數據。當前,國際上著名的The Paleobiology Database(https://paleobiodb.org/)對華南古生代植物化石數據的收集嚴重不足;國內的Geodiversity Database(http://www.geobiodiversity.com/)中,這部分數據仍在建設之中。特別是,學術界對于化石植物的形態學數據,仍未形成數據共享的規范性建議。例如,如何將不同作者的形態編碼系統兼容,形成更全面的數據矩陣。因此,我們希望通過本數據集的發布,引起學術界對形態學數據及形態多樣性演化的重視和討論。
                    本數據集可用于探討古生代植物在一個相對隔離的低緯度地區的演化模式,以及它們在不同板塊之間的擴散和遷移等植物地理學問題。華南古生代維管植物分類單元多樣性和形態學演化的綜合研究,將植物在形態空間的占據和擴展與它們在生態空間的演化聯系了起來,為進化生物學、生態學研究提供了新的思路。在對古生代維管植物的分類學、多樣性和表型演化的研究基礎上,可進一步探討植物登陸演化對地球系統所產生的影響。
                    致 謝
                    感謝王祺老師在數據集整理過程中給予的指導和幫助以及對稿件的修改!
                    [1]
                    BATEMAN R M, CRANE P R, DIMICHELE W A, et al. Early evolution of land plants: phylogeny, physiology, and ecology of the primary terrestrial radiation[J]. Annual Review of Ecology and Systematics, 1998, 29: 263–292.
                    [2]
                    GENSEL P G. The earliest land plants[J]. Annual Review of Ecology, Evolution, and Systematics, 2008, 39: 459–477.
                    [3]
                    HAO S G, XUE J Z. The Early Devonian Posongchong flora of Yunnan—A contribution to an understanding of the evolution and early diversification of vascular plants[M]. Beijing: Science Press, 2013.
                    [4]
                    GERRIENNE P, SERVAIS T, VECOLI M. Plant evolution and terrestrialization during Palaeozoic times—the phylogenetic context[J]. Review of Palaeobotany and Palynology, 2016, 227: 4–18.
                    [5]
                    STEIN W E, BERRY C M, HERNICK L V A, et al. Surprisingly complex community discovered in the mid-Devonian fossil forest at Gilboa[J]. Nature, 2012, 483: 78–81.
                    [6]
                    BERRY C M, MARSHALL J E A. Lycopsid forests in the early Late Devonian paleoequatorial zone of Svalbard[J]. Geology, 2015, 43: 1043–1046.
                    [7]
                    WANG D M, QIN M, LIU L, et al. The most extensive Devonian fossil forest with small lycopsid trees bearing the earliest stigmarian roots[J]. Current Biology, 2019, 29(16): 2604–2615.
                    [8]
                    DAVIES N S, GIBLING M R. Paleozoic vegetation and the Siluro–Devonian rise of fluvial lateral accretion sets[J]. Geology, 2010, 38: 51–54.
                    [9]
                    XUE J Z, DENG Z Z, HUANG P, et al. Belowground rhizomes in paleosols: the hidden half of an Early Devonian vascular plant[J].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016, 113: 9451–9456.
                    [10]
                    李星學, 周志炎, 蔡重陽, 等. 中國地質時期植物群[M]. 廣州: 廣東科技出版社, 1995.
                    [11]
                    WANG Y, BERRY C M, HAO S G, et al. The Xichong flora of Yunnan, China: Diversity in late Mid Devonian plant assemblages[J]. Geological Journal, 2007, 42: 339–350.
                    [12]
                    XIONG C H, WANG D M, WANG Q, et al. Diversity dynamics of Silurian?Early Carboniferous land plants in South China[J]. PLoS ONE, 2013, 8: e75706.
                    [13]
                    LI X X, YAO Z Q. Fructifications of gigantopterids from South China[J]. Palaeontographica Abt. B., 1983, 185: 11–26.
                    [14]
                    CASCALES-MI?ANA B, CLEAL C J, DIEZ J B. What is the best way to measure extinction? A reflection from the palaeobotanical record[J]. Earth-Science Reviews, 2013, 124: 126–147.
                    [15]
                    BENTON M J. Exploring macroevolution using modern and fossil data[J].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2015, 282: 1–10.
                    [16]
                    樊雋軒, 黃冰, 泮燕紅, 等. 定量古生物學及重要名詞釋義[J]. 古生物學報, 2016, 2: 220–243.
                    [17]
                    REES P M. Land plant diversity and the end-Permian mass extinction[J]. Geology, 2002, 30: 827–830.
                    [18]
                    DERA G, TOUMOULIN A, BAETS K. Diversity and morphological evolution of Jurassic belemnites from South Germany[J]. Palaeogeography, Palaeoclimatology, Palaeoecology, 2016, 457: 80–97.
                    [19]
                    XUE J Z, HUANG P, RUTA M, et al. Stepwise evolution of Paleozoic tracheophytes from South China: contrasting leaf disparity and taxic diversity[J]. Earth Science Review, 2015, 148: 77–93.
                    [20]
                    KORN D, KLUG C, WALTON S A. Taxonomic diversity and morphological disparity of Paleozoic ammonoids[M]. In: KLUG C, KORN D, BAETS K, et al. (Eds.), Ammonoid paleobiology: from macroevolution to paleogeography. Berlin: Springer, 2015, 431–464.
                    [21]
                    EDIE S M, JABLONSKIA D, VALENTINE J M. Contrasting responses of functional diversity to major losses in taxonomic diversity[J].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18, 115: 732–737.
                    [22]
                    TING V K. Report on the geology of the Yangtze Valley below Wuhu[J]. Whangpoo Conservancy Board, Shanghai Harbor Investigation. 1919, 1(1):1–84.
                    [23]
                    SZE H C. Fossil Pflanzen aus Shensi, Szechuan and Kueichow[J]. Palaeontologia Sinica, Series A, 1933, 1(3): 1–32.
                    [24]
                    YABE H, OISHI S. Notes on some fossil plants from Fukien Province, China[J]. Science Reports of Tohoku Imperical University, Sendai, Japan, 2nd Series (Geology), 1937–1938, 19(2): 221–234.
                    [25]
                    李星學. 中國各主要含煤地層的標準植物化石[M]. 北京: 科學出版社, 1956.
                    [26]
                    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植物研究所《中國古生代植物》編寫小組. 中國植物化石, 第一冊, 中國古生代植物[M]. 北京: 科學出版社, 1974.
                    [27]
                    王士俊, 孫克勤, 崔金鐘, 等. 中國煤核植物[M]// 崔金鐘(主編).中國化石植物志(第二卷).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9.
                    [28]
                    孫克勤, 崔金鐘, 王士俊. 中國化石蕨類植物[M]// 崔金鐘(主編).中國化石植物志(第二卷).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10.
                    [29]
                    熊聰慧. 中國二疊紀—三疊紀陸生植物多樣性變化的研究[D]. 北京: 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 2009.
                    [30]
                    熊聰慧. 華南志留紀—石炭紀陸生植物多樣性研究[D]. 北京: 北京大學, 2013.
                    [31]
                    黃璞. 晚古生代植物葉片形態演化:華南晚泥盆世兩種楔葉類及其他真葉植物的形態測量學證據[D]. 北京: 北京大學, 2017.
                    [32]
                    XIONG C H, WANG Q. Permian–Triassic land–plant diversity in South China: was there a mass extinction at the Permian/Triassic boundary? [J]. Paleobiology, 2011, 37, 157–167.
                    [33]
                    XUE J Z, HUANG P, WANG D M, et al. Silurian–Devonian terrestrial revolution in South China: Taxonomy, diversity, and character evolution of vascular plants in a paleogeographically isolated, low-latitude region[J]. Earth-Science Reviews, 2018, 180: 92–125.
                    [34]
                    CASCALES-MI?ANA B, DIEZ J B, GERRIENNEA P, et al. A palaeobotanical perspective on the great end-Permian biotic crisis[J]. Historical Biology, 2016, 28, 1066–1074.
                    [35]
                    YU J X, BROUTIN J, CHEN Z Q, et al. Vegetation changeover across the Permian–Triassic Boundary in Southwest China[J]. Earth-Science Reviews, 2015, 149: 203–224.
                    [36]
                    FENG Z, WEI H B, GUO Y, et al. From rainforest to herbland: New insights into land plant responses to the end-Permian mass extinction[J]. Earth-Science Reviews, 2020, 204: 103–153.
                    數據引用格式
                    熊聰慧, 黃璞, 王德明, 等. 華南板塊古生代維管植物數據集[DB/OL]. Science Data Bank, 2020. (2020-11-30). DOI: 10.11922/sciencedb.j00001.00068.
                    稿件與作者信息
                    論文引用格式
                    熊聰慧, 黃璞, 王德明, 等. 華南板塊古生代維管植物數據集[J/OL]. 中國科學數據, 2021, 6(1). (2020-12-14). DOI: 10.11922/csdata.2020.0058.zh.
                    熊聰慧
                    Xiong Conghui
                    主要承擔工作:數據整理與論文撰寫。
                    (1986—),女,安徽人,博士,實驗師,研究方向為古生物學與地層學。
                    黃璞
                    Huang Pu
                    主要承擔工作:數據整理與論文修改。
                    (1987—),男,四川人,博士,助理研究員,研究方向為古生物學與地層學。
                    王德明
                    Wang Deming
                    主要承擔工作:數據核對與論文修改。
                    (1970—),男,青海人,博士,教授,研究方向為古生物學與地層學。
                    薛進莊
                    Xue Jinzhuang
                    主要承擔工作:數據整理與論文修改。
                    pkuxue@pku.edu.cn
                    (1981—),男,甘肅人,博士,副教授,研究方向為古生物學與地層學。
                    出版歷史
                    I區發布時間:2020年11月30日 ( 版本ZH2
                    II區出版時間:2021年3月29日 ( 版本ZH3
                    參考文獻列表中查看
                    中國科學數據
                    csdata